电影天堂

  •                                                                                                                                                                                                                                                                                                                                                                                           
  • ——
    媒體報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廣州日報】“無缺血”移植 破世紀難題

    發布日期:2019-09-12發布人:guanliyuan

       器官移植素有“醫學皇冠上最耀眼的明珠”之稱。在器官移植過程中,捐獻的器官要經過“灌注、低溫保存和植入”三個過程,器官血流中斷在所難免,必會遭受缺血損傷,影響移植療效,甚至成為導致移植失敗的最主要原因。60多年來,這個問題一直存在。

      2017年7月,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何曉順教授團隊在世界上首次成功完成首例“無缺血”人體肝移植術,破解了器官離體后無法維持活力的技術難題,標志著肝移植從傳統的“冷移植”跨入了“熱移植”時代。這套全球首創的“無缺血”器官移植技術,也被譽為“有望重構器官移植的理論與技術體系,將該學科的發展帶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如今,何曉順的團隊在去年4月完成世界首例無缺血腎移植后,未來還會將“無缺血”理念和技術應用于心臟、肺臟等器官移植中。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龍錕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楊耀燁 視頻/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龍錕、楊耀燁

      專題統籌:劉文亮、龍錕


      破題:“無缺血”移植并非異想天開

      器官離開供血,就會失活甚至壞死,以前的移植技術都是采用冷灌注降溫和冷保存的方式來延緩器官活力的喪失。以肝臟移植為例,醫生將肝臟從捐獻者體內獲取,須先用0~4℃的器官保存液進行灌注,快速降溫,而獲取后的器官也必須在器官保存液中保存。這種冷保存的肝臟直到與患者體內的血管重新吻合、恢復血流后,才變得鮮紅、溫熱,慢慢恢復工作。

      “全世界的移植中心都按這個模式去做。可在冷灌注冷保存期間,器官會遭受不同程度的損傷。”何曉順說。

      為了解決這個長期存在的問題,何曉順最初的出發點是把受損的器官功能在體外用機器修復好,再移植,并就此研制了多器官修復系統,其原理是利用機器代替人體為離體器官供血和供氧,維持離體器官處于正常生理功能。

      “經過動物實驗發現器官維護效果比預期要好,有些受損明顯的器官,經過幾小時修復,功能馬上改善。”盡管達到了初步的預期,但何曉順認識到,這只解決了器官移植“三部曲”的中間保存環節,但在前期的器官獲取和后期的器官植入方面,冷灌注依然存在。在他心中,移植全過程中一分一秒都不斷血才是真正的完美。

      何曉順曾在2015年提出了“無缺血”移植概念,想要打通移植手術前后兩個環節,很多人認為他在“異想天開”,這如同在高速公路上不停車就換發動機,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檢驗:開啟中國器官移植領跑時代

      其實,何曉順早已帶著團隊在豬、狗等大動物身上進行近百例移植手術,探索過程足足7年。人體的器官只有一套供血系統,如果要實現不中斷血流,需要巧妙地利用器官出入血管的天然分支,改建成兩套供血系統,這一點和供電系統相似。何曉順的設想是利用多器官修復系統,通過手術方式創新,另建一套備用的供血系統,實現人體供血和機器供血互相切換。何曉順團隊在動物實驗基礎上不斷改進后,最終實現了當初的設想。

      2017年7月,何曉順團隊完成了世界首例“無缺血”肝移植手術,破解了器官移植的世紀難題,引起全球學術界的轟動。世界移植協會主席南希建議該技術“向全球其他國家推廣,有廣闊的臨床應用前景”。

      在2017年12月廣州舉辦的2017中國-國際器官捐獻大會上,歐洲著名移植中心——荷蘭格羅寧根大學移植中心主任、國際著名肝移植專家羅伯特·波特為“無缺血”肝移植手術點贊,表示“中國器官移植技術已經走到了國際舞臺的中央”。2018年3月,羅伯特·波特帶領團隊來到廣州,到中山一院學習何曉順首創的“無缺血”肝移植技術,中國器官移植學界開始成為“領跑者”。

      如今中山一院“無缺血”肝移植手術已經完成53例,肝損傷指標下降86.1%,缺血相關并發癥發生率降為0,53例病人中沒有一例出現膽道并發癥“阿喀琉斯之踵”。何曉順說,現在的結果讓他們確信,這是一個理想的器官移植方式,做下去的信心更足了。

      2018年4月26日,何曉順團隊又成功實施全球首例“無缺血”腎移植術,未來還會將“無缺血”理念和技術應用于心臟、肺臟等器官移植中。


      信念:器官移植技術絕不能容錯

      聊起器官移植技術的創新,何曉順說,這離不開中國器官捐獻制度發展的時代背景。而他個人經歷也被深深嵌入時代發展中。15歲考上大學的何曉順,起初對學醫感到恐懼甚至排斥,大學二年級后他開始用功,成績突飛猛進。1988年,何曉順成為中山醫科大學研究生,師從中國器官移植開拓者黃潔夫,進入了肝移植領域。回想過往學習的經歷,何曉順說,自己幸運地選擇了一個頗具挑戰性的學科。

      “我來廣州時,面臨死亡的病人對肝移植技術有巨大的需求,這個研究方向的責任重大。”何曉順說,20世紀90年代中國器官移植技術處在起步階段。

      何曉順告訴記者,2006年之后,國家頒布一系列法規,明確人體器官捐獻應當遵循自愿、無償的原則。中國器官移植事業開始快速發展,2005年何曉順也完成了中國首例公民器官捐獻的肝移植手術。同樣伴隨而來的,是器官的短缺,因為器官捐獻的體系保障仍在完善中,這項事業也遭到人們的不理解。何曉順不僅自己成為器官捐獻志愿者,還帶領團隊跑了近200家基層醫院宣傳器官捐獻,甚至在奔波途中還出過幾次車禍。

      何曉順非常珍惜每個器官的價值,這也是他不斷追求技術進步的動力源。他告訴記者,有些捐獻的器官可能已有所損傷,但這些器官非常寶貴,如果再用傳統移植模式操作,器官損傷肯定更重,移植療效更不確定。

      “移植手術關乎挽救生命,不能容忍技術上的一點缺陷。”何曉順說,他希望更多患者受益于器官移植技術的進步,也希望“無缺血”移植技術得到更多的推廣應用,發揮更好的效果。

      何曉順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器官移植科學術帶頭人,醫院副院長、東院院長、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委員等職務。先后獲得2次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教育部科技進步一等獎,4項廣東省科技進步一等獎以及廣東省丁穎科技獎、廣州市科學技術市長獎、18次國際移植領域大獎和2017年度全國十大科技創新人物稱號等。


      創新感言

      創新只是一個結果,我從醫30多年,首先要面對臨床需求,解決其中的問題。在器官移植領域,中國在臨床上面臨著諸如基層醫院仍缺乏器官捐獻供體維護經驗、中國捐獻器官的質量參差不齊等問題,這些只能靠我們自己解決。臨床需求是創新最好的動力,逼著你要去想辦法,最后就發現一些別人沒用過但是挺管用的辦法。

      鏈接

      何曉順做的1000多例移植手術中,創造了多個第一:國際首例無缺血肝移植、首例無缺血腎移植,國際最高齡多器官移植,國際首例心臟死亡捐獻多器官移植,國際首次開展“兩供肝三受體”肝臟移植,亞洲首例多器官移植,國內首例單肝段移植,國內首例公民器官捐獻肝移植等。

           報道鏈接:http://gzdaily.dayoo.com/pc/html/2019-09/12/content_117125_639423.htm

           2019-09-12